标签 原创散文 下的文章

心之殇-在心里某个地方

请输入图片描述
总是不经意想起
过去的那段时间
我喜欢
看你微笑的双眼
眯成一条线
狂风骤雨,烈日骄阳
有你在什么都很甜
我像是一条船
在等待靠岸
感谢主让我遇见你
一切都那么自然
我试着靠岸
可你却消失在天边
怎么办
怎么办
我怎么错过了时间
带着遗憾看你渐渐地走远
好孤单
好孤单
难道这一切都可能
会被时间冲淡都变成了从前
好难过
好难过
原来真如你曾说的
我们有一天真的回到了原点
不知你会不会偶尔想到我
我一直痴痴的不想说再见

喝一碗孟婆汤,难舍今生的情缘

相传过了鬼门关便上一条路叫黄泉路,路上盛开着只见花,不见叶的彼岸花。花叶生生两不见,相念相惜永相失,路尽头有一条河叫忘川河,河上有一座桥叫奈何桥。走过奈何桥有一个土台叫望乡台。望乡台边有个亭子叫孟婆亭,有个叫孟婆的女人守候在那里,给每个经过的路人递上一碗孟婆汤。忘川河边有一块石头叫三生石。喝下孟婆汤让人忘了一切。三生石记载着前世今生来世。走过奈何桥,在望乡台上看最后一眼人间,喝杯忘川水煮今生。。。

  传说人死先到鬼门关,出了鬼门关,途经黄泉路,来到忘川河边,便是奈何桥。桥分三层,上层红,中层玄黄,最下层乃黑色。愈下层愈加凶险无比,里面尽是不得投胎的孤魂野鬼。生时行善事的走上层,善恶兼半的人走中层,行恶的人就走下层 。。。

  奈何桥上有孟婆,要过奈何桥,就要喝孟婆汤,不喝孟婆汤,就过不得奈何桥,过不得奈何桥,就不得投生转世。凡是喝过孟婆汤的人就会忘却今生今世所有的牵绊,了无牵挂地进入轮回道开始了下一世的轮回。

  孟婆汤又称忘情水或忘忧散,一喝便忘前世今生。一生爱恨情仇,一世浮沉得失,都随这碗孟婆汤遗忘得干干净净。今生牵挂之人,今生痛恨之人,来生都形同陌路,相见不识。阳间的每个人在这里都有自己的一只碗,碗里的孟婆汤,其实就是活着的人一生所流的泪。

  每个人活着的时候,都会落泪:因喜,因悲,因痛,因恨,因愁,因爱。孟婆将他们一滴一滴的泪收集起来,煎熬成汤,在他们离开人间,走上奈何桥头的时候,让他们喝下去,忘却活着时的爱恨情愁,干干净净,重新进入六道,或为仙,或为人,或为畜。

  不是每个人都会心甘情愿地喝下孟婆汤。因为这一生,总会有爱过的人不想忘却。孟婆会告诉他:你为她一生所流的泪都熬成了这碗汤,喝下它,就是喝下了你对她的爱。来的人眼中最后的一抹记忆便是他今生挚爱的人,喝下汤,眼里的人影慢慢淡去,眸子如初生婴儿般清彻。

  为了来生再见今生最爱,你可以不喝孟婆汤,那便须跳入忘川河,等上千年才能投胎。千年之中,你或许会看到桥上走过今生最爱的人,但是言语不能相通,你看得见她,她看不见你。千年之中,你看见她走过一遍又一遍奈何桥,喝过一碗又一碗孟婆汤,你盼她不喝孟婆汤,又怕她受不得忘川河中千年煎熬之苦。

  千年之后若心念不灭,还能记得前生事,便可重入人间,去寻前生最爱的人。

  奈何桥边有块青石叫三生石,三生石记载着每个人的前世今生,石身上的字鲜红如血,最上面刻着四个大字“早登彼岸”。。。

  今生已知前生事 三生石上留姓氏 不知来生她是谁 饮汤便忘三生事。

  世上有一种药叫“龙蜒草”,它能使垂死之人不死,但却不能活人。

  传说世上还有一种药叫“孟婆汤”,它能使人还阳,但却令人忘却过去。

  世上有一种草叫“断肠草”,它会让人恢复记忆,但它也可致命,一旦服之三天之内必会暴毙而亡。

  喝一碗孟婆汤,难舍今生的情缘

  走一回奈何桥,湿了前世的眷恋

  今生的错过, 输了前世的誓言

  奈何桥畔,等你千年

  风里看见,你的泪如纷飞的花瓣

  眼眸交错时,我``已形同陌路

莫失莫忘

莫失,不要失去。

当生命必须走到尽头,当爱情必须尘封历史。
我依旧紧紧握着你的手。不愿意就此松开
泪水静静划过我的脸颊,我听见我心碎的声音。
透过朦胧的泪光,你那熟悉的脸庞,此刻要刻进我的眼眸,葬在我的心底。
曾经,无数次的分离,最终敌不过相思。
无数次的相遇,我以为,我们可以,就这样,平平淡淡地走过一生。
如今,分离成了永恒的诀别。
泪水,是留恋,还是不舍,或者仅仅只是一种告别的方式.......

莫忘,不要忘记。

你说我们在错误的时间相遇,那么下辈子我要第一个找到你。
我会躲过孟婆汤,在奈何桥的桥头,铭记你的名字。
传说中,只要情侣拉着手,头也不回地走向通往人间的通道,彼此就会接成永世的情侣。
岩浆炙水,冰石冷窖,魔林鬼道。
我会默默地走下去。

十年,烈火,炙液,我穿过了地域的第一层。
也许你已为人妻,为人母。
我依旧死守着当初在奈何桥头铭记的名字。

二十年,冰山,雪地,我越过了地域的第二层。
你的额头应该露出了岁月刻下的痕迹,鬓角也有了微白的头发吧?
午后的庭院,阳光暖暖地洒进园子,你是否会想起曾经有人那么深爱过你。
我依旧继续我的旅途,只因为,那个在奈何桥头铭记的名字。

三十年,妖魔,鬼怪,我闯过了地域的第三层。
我不是神仙,也不是神灵。
面对妖魔,对面鬼怪,我也曾经害怕过。
无尽的隧道,无数的妖魔,鬼怪。
我唯一的武器,只是我一直坚守的信念。
如果我走到了地域的尽头,我就不用投胎,直到再次遇见你。
三十年,你已经儿孙满堂。
深秋的傍晚,落叶缤纷,你静静地躺在院子的柳树下。
你的眼睛已经苍老,眼眸里的光彩却依旧鲜亮。
你可知道,在遥远的星空,有个人一直在思念着你。
无论红颜老去,青丝白发,有个人一直在等待着你。
那个人,曾经用泪水和鲜血,深深地把你刻在心里。

莫失莫忘。

如果没有失去,就不会有留恋。
如果没有留恋,就不会有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