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生活家 下的文章

忽然很讨厌安卓机器了

用了半年的P30por终于有点卡了,当初从iPhoneX换到安卓只是单纯的为了玩王者荣耀(朋友给的号,满英雄满皮肤),磕磕绊绊用了半年了,还是不习惯,操作习惯,屏幕色彩,,

阅读

我的梦-张靓颖-英文版


Dream it possible

When you dreams come alive you’re unstoppable
take a shot, chase the sun, find the beautiful
We will glow in the dark turning dust to gold
And we’ll dream it possible


彻底放弃华为了,纪念下我用过的华为吧。

今天除了一大害

最近小苏一直忙着创文,让闫总和小小苏一直住在小小苏的外婆家,由于小小苏的外公特别忙,做饭、接孩子的重担就落在了小小苏外婆身上,辛苦了!

小小苏的外婆做饭实在是不敢恭维,反正就是如果开饭店的话,铁定3天倒闭。

今天是周末,小小苏和闫总回到了自己的家,悲催的是我还要加班,没办法,想到小小苏最近一直馋烤鸭,于是下班后就去给小小苏卖了一只馋嘴鸭(烤鸭等的时间太久,没法只好张冠李戴了,好歹都是鸭子)。
话说回来现在的馋嘴鸭也不便宜了,一只要了我27元RMB,不论斤,老板说大的就是27,小的就是21,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人家要多少给多少呗。

阅读

大事记-卖了一套房子

我居住的城市是一个4线城市,作为一个小城市的小市民来说,我最不缺的就是房子,我在东区(其实原来就是郊区,政府规划到了东边所以现在叫行政东区)有一套91.55的高层住宅,是我结婚的婚房,后来我和媳妇又在我父母的附近买了一套大面积的住宅,这套房子就一直空闲着了,算是精装修吧,之前一直出租,后来考虑到了这套房子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再去住了,因为我父母还有两套房子,不可能跑那么远去住,于是决定把这套房子出售,下面就给大家说下这卖房的经过。

选中介

由于我怕一些黑中介,所以选择了在我们这里挺出名的二十一世纪房产来作为登记平台,想着他们在我们这里店铺不少,而且看着挺专业的所以就登记在了这里,事实证明我的选择还是不错的。

定价格

我的房子原来性质是经济适用房,8月份我刚补完差价转成了商品房,双气齐全,精装修,带家具、家电,毫不夸张的说,不是太讲究的人家可以拎包入住了,我和闫总合计后准备标价定在了68万,心里最低成交价位65万,事后我和闫总分析不应该把自己的底线价格告诉中介,果不其然,最后我的这套房子已65万出售均价7100。

走流程

事实证明找中介公司是多么明智的选择,跑手续真的能烦死个人,但是有了中介就不一样了,所有的手续中介来跑,我只要和闫总过去签个字就可以了,好倦意,好舒坦、好节省时间。

恶心事

由于我之前补交的差价需要交个税也就300多点,所以就要去市民之家补交税款,我的妈啊,排号排到了2020年,我日了狗了,您是认真的吗??到时也可以找关系,也确实有朋友在房管局,但是我转念一想这年头人情欠不起,事后怎么说也要请人家吃饭吧,现在这物价一顿饭没个四五百能出了饭店的们吗?于是只好祭出在独具中国特色的办法了:买号。最后交了300多的税钱,买号花了200.

下一步

我和闫总计划拿这笔钱去我们的省会郑州买一套房子,其实之前小苏就一直忧心在郑州落个户,给小小苏留个后手,但是一直没下定决心,因为小小苏才上小学三年级,未来太遥遥无期了,但是这笔钱到手后,不买房的话,绝对会蒸发的,正好闫总有个朋友她的一个姐妹刚买的房子想要出手,位置有点不理想在中牟(其实也还好吧,位于郑州与开封的中间,有一县托两城的说法)精装修,小四室,户型挺好,以后朋友来了也有地方住,价格也在我和闫总的接受范围内均价13000.由于我最近创文事情特别多,于是安排闫总11月15日先期过去看下环境,如果可以就准备入手了。我有预感郑州的房价还会涨。

生或死或者其他

死亡是每个人都无法逃避也必须要面对的现实,每个人在临时的时候都有未完成的心愿,也许他不甘心,不情愿,但却无法逃避宿命的安排。譬如即将牺牲在敌人屠刀下的革命者,他的心愿就是无法看到新中国成立的那一幕,但是他知道他的同志们会替他完成这个心愿》;在汶川地震中为抢救学生而甘愿献出生命的教师,他的心愿就是无法再次站在讲台上为自己的学生描绘世界的蓝图。又例如在抗震救灾中牺牲的官兵。革命者,教师,官兵他们的心愿或许没有那么伟大,为了人民,为了新中国,为了祖国的花朵。又或许是为了家中年迈的双亲无人照料,年幼的孩子即将失去他的父亲。但无论从那个角度来说他们都没有错,他们是高尚的人,因为在面对死亡的那一刹那,他们甘愿放弃自己活下去的权利,去挽救了别人。这就是爱。
生存是每个人的权利,没人任何一个人可以随意剥夺,命令,强迫他人放弃自己的生命。例如范跑跑这位一跑成名的前人民教师,他的当时的选择也没错,任何人都无法可以去指责他。因为生存是每个人最基本的权利,这个权利凌驾与世上一切法律法规之上,甚至包括道德。在面对死亡的那一刻他放弃了别人的生命,选择了自己的生命这也没有错。这也是一种爱。
在面对生死的一瞬间,你会做出如何的选择呢?是生?还是死?或者是其他。谁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