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13, 2019 · 阅读 30

北林有雪

请输入图片描述
最美的一见钟情也不过如此吧:竹帘升起,绸幔散去,她在池中,他在帘外,一个窈窕的婀娜倩影,一个砰然的心动失神,守护的信念就此埋下,所以才有了后来那句笃定的承诺:“我不会走的。”
你与我如此相似,都背负着难以言语的伤痛,都习惯独自面对困境,都擅长用冰冷傲气的面具武装内心——高渐离在第一次独处时含蓄地道出这个事实,得到的是雪女毫不留情的掌掴。
阳春白雪,各自为章。
雪女不是凌霄花,她的坚韧比木棉更甚。和高渐离之间的牵绊,永远不是建立在她对他的依附之上。他在暴雨中手刃前来绞杀的兵士,她在曼舞中解决贪婪的昏君(非国君的君),然后一纸雨伞,才发现彼此都在努力。不过雪女看到的更多——这个负伤累累的男人,一直那么拼命地为她努力。
就有了那样漫长的雨中对视。
高渐离所能给予的,是比单纯的保护更温厚的承诺。若要说是什么真正触动了雪女,应该是他清冷之下的煦暖,乐观和洒脱。他尊重她的这份独立,又不放手背后默默守护的信条。他提供的不是遮阳伞,而是港湾。彼此的自由和相依,看似矛盾,实则交融。
就像两人在高山之巅吟出的诗。
北岭有燕,羽若雪兮。
朔风哀哀,比翼南飞。
一折羽兮,奈之若何。
朔风凛凛,终不离兮。
风浪再大,我也会对你不离不弃。
这个在她面前向来寡言的男子,终于吐露今生的誓言。
“我不在乎任何世俗的牵绊。我所希望的,就是能够,陪你走到生命的尽头。”
不是天长地久,而是长相厮守。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阳春,万物知春,和风淡荡;白雪,凛然清洁,雪竹琳琅。
世人只懂你侬我侬的缠绵,却不知这样的相守,褪去了所有华丽辞藻肌肤厮磨,到极深时终显淡,宛若传世的阳春白雪,曲高和寡,只因纯粹真实。


CATEGORY: 生活家 · TAGS: 原创诗词
◄ 建筑业朋友扫描添加微信好友

添加新评论 »

© Powered by 大苏的时光笔记 · Theme Bigpang v3.01 by 油腻腻的中年胖苏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