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8, 2019 · 阅读 33

一场尴尬的家族式聚餐

5d234bc8e822481527.png
今天是我三叔家女儿二胎摆满月酒,差不多十几年没见面的大姑、二姑、大爷家的哥哥、姐姐们聚合到了一起,由于之前我爷爷奶奶遗产分配的问题大家闹得十分不和谐,而且我从小就和我母亲家的亲戚走的很近,反之和我父亲家的基本不怎么走动,亲戚亲戚,越走越亲说的一点不错。
酒席间,我那戏精二姑开始了超神表演,我记得最后一次见我二姑表演还是在我爷爷的追悼会上,,那演技秒杀一众老戏骨,,正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我全程说话不超过五句,估计晚上老妈又要说我不懂事了。
快四十的人,还是把喜怒哀乐挂在脸上,这就是一种失败的表现,所谓的城府我估计是学不会了,闫总经常说我翻脸比翻书都快,一点也不懂隐忍,我的处事原则就是这样,快意恩仇,不服就干,这地球离了谁都TM照常转。


CATEGORY: 说说 · TAGS: none
◄ 建筑业朋友扫描添加微信好友

添加新评论 »

© Powered by 大苏的时光笔记 · Theme Bigpang v3.01 by 油腻腻的中年胖苏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