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看了何苦导演的{最后的棒棒}心里十分难受,再好的纪录片被打上商业化的标签后必定要失去最初的感动。

这让我想起了第一次听到这首{最后的莫西干人}一样,苍凉的音乐想起的时候,我听到了不甘于命运的冲动,对现实社会无声的控诉,对那逝去的文明无力的追思。

我听见了一腔热血却无处可用,我听见了命运的不公却又无可奈何,我听见了人走茶凉和那世态的炎凉

{最后的莫西干人}在上海演出的时候,我看的视频却让我有种恶心的感觉,被商业的侵蚀,让我感到莫名的悲哀。
但是我仍愿意相信他是想让这个世界更多的人听到他的呐喊吧!

这个世界虽然不完美,但我们仍可以治愈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