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浮生偏与流年好,斑鬓衰颜独自哀

• 2020 年 01 月 09 日 • 解忧杂货铺


Alt text

这几天年底了,单位事情反而没有那么多了,难得的能静下心来了,不知不觉发现自己已经来到这世上第37个年头了,越活越迷茫了,2019年是难忘的。

**俱往矣

  1. 我视网膜脱落住院。
  2. 父亲横结肠癌住院。
  3. 卖了本地一套学区房。
  4. 在省会郑州买了万科的房子。
  5. 小小苏剪去了长发,立志做学霸。

**看今朝
小小苏现在读3年级,计划到省会郑州读初中,新房门口就是郑州重点中学,回家很便利。
其实我这个人是没什么追求的,一份够花的工资,一所够住的房子,一个温馨的家庭。仅此而已,但是事与愿违,闫总的职业注定了家庭的缺失,房子越住越大了,但是家的味道越来越淡了。
如果小小苏要求郑州上学,我只能辞去公职了,这些年在党的怀抱中,我就像一只金丝雀一样,好多技能都慢慢忘记了,感觉和社会脱节了,现在流行圈子,我的圈子就是谁谁谁提了副科,谁谁谁被纪检给弄走了,在闫总的圈子我是那么格格不入,税率、盈利、我是懵懵懂懂,如果到郑州去闫总公司工作,我现在的工作状态绝对第一天就会给清退的,还好我还有最少3年的时间来慢慢适应,我这些日子也在试着改变,不在抬杠,不在较真,每次都微笑面对来办事的群众,努力做好领导交代的每一件事。


男人四十而立,但是我在现在的岗位上越来越迷茫,我内心还是渴望去挑战的,但曾经的万丈豪情早已在这几年的政府机关磨灭的片瓦不留,
37岁的我每天就盼着早日退休。了无乐趣
37岁的我学会了深沉、学会了喜怒不形于色
37岁的我每天就是混吃等死。
我讨厌这样的我,但是没有办法,如果不是能去闫总的公司,我离开现在的岗位,绝对会饿死的。

加油吧!努力吧!在四十岁之前争取换个活法。**

最后编辑于: 2020 年 02 月 03 日
0:00